欧洲杯买球-2020欧洲杯竞猜官网

历史视野下的儒学重建

作者:神话传说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28 14:57    浏览量:

欧洲杯竞猜 ,作者:陈峰在宋朝时期,其主流军事思想与以往发生重大变化,保守的、重内轻外的意识取代了积极进取、外向的精神。与此同时,其国防战略与兵学亦与之适应而演变,大致蜕变为被动防御和教条、空论的结果。经历中唐五代长期藩镇割据、武人跋扈局面之后,宋朝开国伊始便采取了一系列的收兵权举措,结束动乱,维护统治秩序。但随着文武失衡问题的解决,统治者却未能适时调整方针政策,特别是宋太宗朝两次北伐失败后,彻底丧失与北方游牧政权交战的信心,从此眼光向内,又采取“守内虚外”之策,逐渐推行“崇文抑武”的治国方略。以后,宋朝大致延续这一路线,长期矫枉过正,侧重于以意识形态化的儒家道德思想治国,有意抑制武将群体和武力因素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影响。于是,其主流军事思想打上了守内甚于防外的强烈色彩。这种源于极端狭隘专制集权主义的保守军事思想的确立,便不能不对国防战略与军事学说产生极大的消极影响。首先,在宋主流军事思想中,强调军队以维护内部专制统治为首要和主要任务,因此对将帅的角色、作用便存在偏见认识,即:要求其安分守己,以能约束和管制部属为上。正因为如此,当政者长期对将领严厉束缚,实施“将从中御”之法。北宋名将狄青饱受打击,南宋高宗集团惨杀名将岳飞之举,也实与此狭隘思想有关。第二,在歧视、抑制武将群体的意识作用下,配合“将从中御”的需要,派生出“以文驭武”制度,长期使用文臣,甚至不懂军事的书生指挥军队。虽其流弊无穷,但依旧不愿舍弃。第三,在宋主流军事思想下,直接导致全面防御,也是被动、消极防御的国防战略的确立,放弃了以往攻防结合的原则。虽然长期陷于被动挨打的境地,却不思悔改,继续抱残守缺。议和手段又被视为医治边患良药,长期依赖之。第四,在“崇文抑武”治国方略下,主流军事思想的本质就是怀疑、歧视武力因素。因此,主政的文人士大夫集团对国防关注不足,虽然养兵规模巨大,军费开支不堪重负,但完全属于被动应对行为所致。第五,在宋代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制造业及工艺水平显著进步,特别是火药应用于军事的情况下,军事手段发生一定变化,为武器装备以及作战方式的改变提供了可能。但由于社会精英群体集中在文官队伍之中,缺乏对新军事手段的敏感和重视,更没有思考由此可能引发的军事变革,依旧摆脱不了冷兵器时代的传统用兵思维模式。最后,儒学在宋代发生了重大变化,学者们汲取佛、道等其他思想养分,纷纷创建自己的学说体系,形成内容饱满的新儒学。但与此鲜明对应的是,兵学却依然徘徊于先秦以来兵家著述的囹圄。宋廷基于自身的需要,曾长期严禁民间流传兵书。宋夏大规模开战后,固然因为战争的刺激,谈兵之风随之颇盛,不过或处于文人空谈泛论之中,或陷于传注之学,亦即经院文牍主义,未能如儒学那样由传注之学向变革理论、方法的探讨深入发展。故注解前人兵书者多,还出现了官方校刊的“武经七书”,但创新思想却少见。不少人还迂腐到为无能的政策作注脚的地步。这种兵学严重滞后的尴尬局面,既是当时主流保守军事思想的产物,反过来又束缚了军事学说的发展与实践。由于宋朝治国思想中不断加深的偏见,致使宋代主流军事思想、军事学说背离了中国古代兵学的优秀传统,从而对其国防军事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响。由此两宋虽然经济、文化辉煌一时,但却不免长期被动挨打,先后亡于边患,最终以“积弱”而闻名于史。南宋学者吕祖谦即沉痛地指出:本朝“文治可观而武绩未振,名胜相望而干略未优。”(《宋史》卷四三四《吕祖谦传》)元人修宋史时则评价道:“宋恃文教,而略武卫。”(《宋史》卷四九三《蛮夷—·序》)。目前,学界对宋代士大夫的政治表现已有相当高的评价,认为士大夫影响力的增强已对皇权产生限制,出现“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现象1。余英时在近著《朱熹的历史世界》认为:“宋代士阶层不但是文化主体,而且也是一定程度的政治主体,至少他们在政治上所表现的主动性超过了以前的汉唐和后面的元明清。”2但当时士大夫在军事思想上的苍白、无力,以及由此产生的后果,同样应当引起注意。朱熹作为南宋的士大夫和思想家,在一定程度上对文人政治的弊端进行了批评,指出:“秀才好立虚论事,朝廷才做一事,哄哄地哄过了,事又只休。”“太祖当时亦无秀才,全无许多闲说。”也提出专一用将的主张。31程民生《论宋代士大夫政治对皇权的限制》,《河南大学学报》1999年3期;张其凡《“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试析——北宋政治架构探微》,《暨南学报》2001年6期;余英时:《朱熹的历史世界》“自序一”,三联书店2004年版。2余英时:《朱熹的历史世界》“自序一”,三联书店2004年版。3《朱子语类》卷一一0《论兵》。<

宋代的主流军事思想与文人论兵之弊

欧洲杯竞猜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873天 2小时 6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

在宋朝时期,其主流军事思想与以往发生重大变化,保守的、重内轻外的意识取代了积极进取、外向的精神。与此同时,其国防战略与兵学亦与之适应而演变,大致蜕变为被动防御和教条、空论的结果。

经历中唐五代长期藩镇割据、武人跋扈局面之后,宋朝开国伊始便采取了一系列的收兵权举措,结束动乱,维护统治秩序。但随着文武失衡问题的解 决,统治者却未能适时调整方针政策,特别是宋太宗朝两次北伐失败后,彻底丧失与北方游牧政权交战的信心,从此眼光向内,又采取“守内虚外”之策,逐渐推行 “崇文抑武”的治国方略。以后,宋朝大致延续这一路线,长期矫枉过正,侧重于以意识形态化的儒家道德思想治国,有意抑制武将群体和武力因素在国家政治生活 中的影响。于是,其主流军事思想打上了守内甚于防外的强烈色彩。这种源于极端狭隘专制集权主义的保守军事思想的确立,便不能不对国防战略与军事学说产生极 大的消极影响。

首先,在宋主流军事思想中,强调军队以维护内部专制统治为首要和主要任务,因此对将帅的角色、作用便存在偏见认识,即:要求其安分守己,以 能约束和管制部属为上。正因为如此,当政者长期对将领严厉束缚,实施“将从中御”之法。北宋名将狄青饱受打击,南宋高宗集团惨杀名将岳飞之举,也实与此狭 隘思想有关。

第二,在歧视、抑制武将群体的意识作用下,配合“将从中御”的需要,派生出“以文驭武”制度,长期使用文臣,甚至不懂军事的书生指挥军队。虽其流弊无穷,但依旧不愿舍弃。

第三,在宋主流军事思想下,直接导致全面防御,也是被动、消极防御的国防战略的确立,放弃了以往攻防结合的原则。虽然长期陷于被动挨打的境地,却不思悔改,继续抱残守缺。议和手段又被视为医治边患良药,长期依赖之。

第四,在“崇文抑武”治国方略下,主流军事思想的本质就是怀疑、歧视武力因素。因此,主政的文人士大夫集团对国防关注不足,虽然养兵规模巨大,军费开支不堪重负,但完全属于被动应对行为所致。

第五,在宋代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制造业及工艺水平显着进步,特别是火药应用于军事的情况下,军事手段发生一定变化,为武器装备以及作战方式 的改变提供了可能。但由于社会精英群体集中在文官队伍之中,缺乏对新军事手段的敏感和重视,更没有思考由此可能引发的军事变革,依旧摆脱不了冷兵器时代的 传统用兵思维模式。

最后,儒学在宋代发生了重大变化,学者们汲取佛、道等其他思想养分,纷纷创建自己的学说体系,形成内容饱满的新儒学。但与此鲜明对应的是,兵学却依 然徘徊于先秦以来兵家着述的囹圄。宋廷基于自身的需要,曾长期严禁民间流传兵书。宋夏大规模开战后,固然因为战争的刺激,谈兵之风随之颇盛,不过或处于文 人空谈泛论之中,或陷于传注之学,亦即经院文牍主义,未能如儒学那样由传注之学向变革理论、方法的探讨深入发展。故注解前人兵书者多,还出现了官方校刊的 “武经七书”,但创新思想却少见。不少人还迂腐到为无能的政策作注脚的地步。这种兵学严重滞后的尴尬局面,既是当时主流保守军事思想的产物,反过来又束缚 了军事学说的发展与实践。

由于宋朝治国思想中不断加深的偏见,致使宋代主流军事思想、军事学说背离了中国古代兵学的优秀传统,从而对其国防军事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 响。由此两宋虽然经济、文化辉煌一时,但却不免长期被动挨打,先后亡于边患,最终以“积弱”而闻名于史。南宋学者吕祖谦即沉痛地指出:本朝“文治可观而武 绩未振,名胜相望而干略未优。”元人修宋史时则评价道:“宋恃文教,而略武卫。”(《宋史》卷四九三《蛮夷—·序》)。

目前,学界对宋代士大夫的政治表现已有相当高的评价,认为士大夫影响力的增强已对皇权产生限制,出现“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现象1。余 英时在近着《朱熹的历史世界》认为:“宋代士阶层不但是文化主体,而且也是一定程度的政治主体,至少他们在政治上所表现的主动性超过了以前的汉唐和后面的 元明清。”2但当时士大夫在军事思想上的苍白、无力,以及由此产生的后果,同样应当引起注意。

朱熹作为南宋的士大夫和思想家,在一定程度上对文人政治的弊端进行了批评,指出:“秀才好立虚论事,朝廷才做一事,哄哄地哄过了,事又只休。”“太祖当时亦无秀才,全无许多闲说。”也提出专一用将的主张。3

1程民生《论宋代士大夫政治对皇权的限制》,《河南大学学报》1999年3期;张其凡《“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试析——北宋政治架构探微》,《暨南学报》2001年6期;余英时:《朱熹的历史世界》“自序一”,三联书店2004年版。2 余英时:《朱熹的历史世界》“自序一”,三联书店2004年版。3 《朱子语类》卷一一0《论兵》。

历史视野下的儒学重建

儒学复兴可以是复兴对儒学的尊重,可以是复兴儒学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地位的状态,也可以是在继承传统文化基础上诞生的一种新的文化意识形态,这个复兴的过程不是在原有意义上的重现辉煌,而是不断反思自身传统、吸收外来文化并孕育时代精神的过程,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儒学将在完成文化的整合和创生后呈现出新生命之状貌,以《朱熹的历史世界》中的"序"为切入点,探析儒学重建之可能和途径。

关键词:秩序重建;第一序;历史视角;创造性转化。

我们提倡儒家文化的复兴,如何复兴、复兴后所应呈现的状态成了我们探讨的重点。学者对于儒学的看法是仁智各异,不尽相同,儒学的真精神之探求始终是焦点。余英时先生在《朱熹的历史世界》里提到文化重建的问题,给我们思考问题提供了一条新路向。

多数学者共识,"宋学"即是"宋代儒学"之简称,钱穆先生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说:"宋学精神,厥有两端:一曰革新政令,二曰创通经义,而精神之所寄则在书院。革新政治,其事至荆公而止;创通经义,其业至晦庵而遂。" 钱先生言简意赅的道出了宋代儒学的基本精神,其弟子余英时先生在《朱熹的历史世界》一书中对于"宋学精神"进行了解剖分析,重新定位"得君行道"和"道理最大"两者的关系,这被很多人视为颠倒干坤,引起了包括田浩(Hoyt Tillman)、陈来、葛兆光、杨儒宾等多位专家学者的激烈讨论和述评。

长期以来,在现代学术研究中,我们已形成了用看待西方哲学的眼光来看待中国哲学,用研究西方哲学的方法来研究中国哲学,儒学也经常作为一种"知识"来传授,在这过程中,由于受西化视角的约束,道学从儒学中抽剥出来,道体又从道学中抽剥出来,更加形而上学化,这其实是将一种民族生活方式的文化化约为哲学,进而又将哲学化约为某一种哲学流派或哲学家,如此层层割裂,原有的一种圆融存在的民族文化便面目全非了,儒学的内在性和完整性已一步步丧失殆尽了。

学界对朱熹的关注,多是多集中在他对"心"、"性"、"理"等范畴的论述及对新儒学的体系建构的作用,(历史论文 www.lishixinzhi.com)他与其他学派之间的关系,朱陆之争以及对后世"尊德性"与"道问学"风气的影响等,余先生抛开这些,从朱熹"思想世界"转向"历史世界",着力关注朱熹与宋代政治史之间的关系,把朱熹放回整个宋代的历史场景中去审视。"'历史世界'含义甚广,就朱熹个人而言,此一历史世界并非只是外在于朱熹个人的时代背景,而且是他所参与其中的生活世界;这一'历史世界'又不是指朱熹的全部个人生活史,而主要是指朱子生活所在的政治世界,即他的政治交往、政治关系、政治活动;同时,又指与朱熹相关联的国家政治生活与政治文化…… "。这是很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的,就是说,重建儒学,时下社会的现实世界是不容忽视的,况且我们当下的世界比朱熹所生活的年代更加纷繁芜杂,更需要我们用慧眼去把握。

通过研究朱熹的"历史世界",余先生提供了一个区别于以往的研究哲学的方法途径。在通常的哲学史研究中,人们往往将道学或理学理解为就是讲道德性命的内圣之学,在这种理解中,外王之学虽与理学并非完全不相干,但在理学中是处于边缘地位的。余先生认为,虽然理学以内圣之学张显其特色,但内圣仅是其特色而已,理学内圣的最终目的仍是在人间建立合理秩序,而这也是整个宋代儒学的目标。因此要了解理学和外王的关系,就不能简单的把理学从儒学中抽离出来,单纯研究它的特色,而要把理学重新放回宋代儒学的整个体系来理解,要把理学与政治文化充分联系在一起,还原其全貌,要完成"秩序的重建",就涉及到一个们复兴儒学所应借鉴的"转向"的问题——秩序重建。

余先生说:"无论'上接孔、孟',或形上系统都不是理学家追求的终点,二者同是为秩序重建这一终极目的服务的。前者为这一秩序所提供的是经典依据,后者则是超越而永恒的保证。一言以蔽之,'上接孔、孟'和建立形上世界虽然重要,但在整个理学系统中却只能居于第二序('secondorder')的位置;第一序的身份则非秩序重建莫属。" 他在肯定过去传统叙述方式的合理性的同时,进行了隐晦婉转的批判,否定了通常意义上的"理学史"或"哲学史"的研究方法。他认为,通常对于理学和理学家的误解,都是囿于传统的思路和方法,这导致人们忽视了思想与政治的关系,误以为理学家只是空谈形而上的心性义理而游离于政治之外,他对新儒学以"道统大叙事"的方法叙述理学史的做法也有不同看法,认为"道统大叙事"把理学当做绝对超越的内圣之学或形而上学,给人感觉新儒家的为学路向仅此而已,所以招来很多新儒家人物的异议。并且,余先生放弃了他一直提倡的"内在理路"说,而强调外在政治文化在理学历史和思想研究中的中心位置,在说到朱熹、陆九渊时,避而不谈通常关于朱陆之辩的争论,在谈两人"外王"方面也就是"得君行道"方面的一致性时却大费功夫,这实际上在暗示,不管心学还是理学,并没有永恒不变的价值和意义,一切意义都必须在具体而现实的政治语境中呈现出来,这就关系到关于"得君行道"和"道理最大"哪个是第一序的问题。

对于此说,很多人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余先生的立场是有问题的,他将儒家的关怀视为秩序的重建,而所谓的秩序基本上就是政治秩序,只有现实存在的政治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而在他们看来,理学世界也是真实的世界,是高于人间世界的价值世界,两者不能分割,余在否定理学家工作同时也否定了理学家辛苦建立的绝对的、普遍的道德价值。所以余先生所说的"第一序"与"第二序",其实应当再颠倒过来。可是这样又回了余所批评的注重"内圣"或强调哲学史脉络的一端,即强调"第二序"应是"第一序",对此,葛兆光先生给了一个比较折中的评价,在他看来,无论在余英时还是在几位评论者的文字中,传统的'内圣'对'外王','道统'对'政统'、'思想'对'政治',这种两分法仍然很明显,余英时的历史叙述固然有这种从'内圣'回转到'外王'的倾向,而评论者无论赞同还是反对,其实也还是这种看似相反实则一致的二元倾向。 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看待问题的方法。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得君行道",那些不能却又要"行道"的士大夫就要建立一个有高度知识和思想的自己家园,借助一个绝对和超越的价值概念,来确立他们批评的权威性,这是那些处于边缘的士大夫实现政治意图的唯一途径。所以"十一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在政治首都洛阳正当持实用策略的一批官僚在皇帝的支持下,紧锣密鼓的推行他们的实用的、速见成效的新政策时,在文化中心洛阳,却聚集着一批一支相当有影响、却暂时没有权利的高级士大夫,他们坚守着一种高调的文化保守立场。 "两者并无本质区别,无论在朝在野都在忧君忧民,抒发着自己家、国、天下的儒者情怀。所以,在宋代思想史中,虽然我们通常看到的是"理"、"心"、"性""气"这样的语词,但是他们最终却是落足于从"正心修身"到"治国平天下"。在他们看来,这是就是普适的"最大道理",因此,在不能实现第一序的"得君行道"时,第二序的"道理最大"就自动成为第一序。而他们也确实在影响着当政者的政策方略。当他们有机会"得君行道"时,"第一序"和"第二序"就同时发生了颠倒。

余先生强调"得君行道"这一脉络,把它概括为"秩序重建",并且作为理学系统中的"第一序",这使他很难回答"内圣"脉络下同行的发问,这是因为两者是站在不同的立场下的观点。同时,我们也应看到,"道理最大"这一想法,也并不只支持"内圣",它还支持"外王",在皇帝必须通过士大夫参与或与大多数士大夫共同治理天下百姓的过程中,士大夫只能借用绝对的和超越的道和理--"道理最大"来制约至高的皇权!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0572yc.cn. 欧洲杯买球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